首頁 >> 我的讀書故事 >>默認分類 >> 穿花點水飛——與書同行   
详细内容

穿花點水飛——與書同行   

时间:2021-05-25     作者:塔娜【转载】

微信圖片_20210525154136.jpg

  題記:如同羽翅昆蟲在大地穿花點水飛,女子應該也有一壁靈魂生動自由的縫隙,用以消融俗世精神的繁瑣與困頓。

  我小學上得晚。虛歲九歲,才在鄉下上一年級。學堂在324國道邊上,是兩層的小樓。樓右邊是一個竹篾場,左邊是一個小水潭,四季清水可見。樓的前邊有一棵大合歡樹,樹杈分得很開,合歡夏季開花,花絲極細極軟,鵝黃淡雅,但花香清芳。后面是矮矮青山,鳥鳴流竄其間。我在這樣的環境中的一座小樓里開始學習漢字一二三四,緩慢啟開一生的認知。

  清云老師教我們語文,十八九歲的模樣,青澀得很。蘆花開得嘻嘻嚷嚷到處飛的時候,她教我們一首詩:

  一片一片又一片,兩片三片四五片。

  六片七片八九片,飛入蘆花都不見。

  窗外邊蒼茫茫絲絨樣的蘆花就是這會兒輕悄悄地進課室來了。如果我后來愿意看書或者對世事能有什么安詳的體會,一定是當年書上這詩歌中的一片飛入了我的內心,滋育了我,好讓我隨著年紀的增長,心開得更闊了,以隨時能承受住山川日月之變異,人世悲歡無常反復。是這樣子的吧。

  上大學了,讀到楊瀾的一段話:

  "有人問我,女孩子上那么久的學,讀那么多的書,最終不還是要回一座平凡的城,打一份平凡的工,嫁做人婦,洗衣做飯,相夫教子,何苦折騰?我想,我們的堅持是為了,就算最終跌入繁瑣,洗盡鉛華,同樣的工作,卻有不一樣的心境;同樣的家庭,卻有不一樣的情調;同樣的后代,卻有不一樣的教養。"

  過幾年,我回到平凡的城,嫁做人婦,洗衣做飯。生命就這樣毫無懸念與期待的鋪開在眼前。熱烈,沉寂,觸手可及的諸多繁瑣在灶火升騰起來的時候,燃燒得無比盡情。

  我在一只魚,一盤青菜,一份肉食,在它們無數次由生緩慢走向熟的空隙里,讀完馬金蓮的《長河》和沛克的《憂傷的時候到廚房去》以及龍應臺《天長地久--給美君的信》。那時的我低郁得如同埋在土地里一截蒼頹的樹根,灶火歡騰起來,廚房熱鬧起來的時候,我也正參與或者旁觀著一群陌生的人和他們與各自城市、命運的悲喜。書中啟開給我的是天大地大,氣象萬千的不同旅途,我隨著他們踏上這些旅程,去上生命圓滿或者殘缺的課。煙熏火燎里,我的內心終于漸漸走向寧靜。開始真正接受自己的生活,并嘗試"不一樣"。

  往后的日子,有歡喜,也經歷親愛的人亡故。歡喜怎么都好過,只有悲傷,有時強韌到令人無處可逃。我再次逃往人看不見的地方,逃往書中,逃向別人的文字深處。

  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

  又或者:

  我坐在西下的太陽對面

  等你。太陽由白色變成橙色

  逆光而來的人由清楚變成模糊

  變成橙色

  變成黑

  變成一個影子

  在晃,我由等你的人變成蝴蝶

  停在芒果樹下。

  如果我此生無幸觸摸這些文字,我的由世事無常給予的悲哀,將由自己耗盡漫長的一生,打造一把枷鎖,鎖住自我,然后產生沒有邊際的生命荒蕪。書中這些記載逝去的文字,無論于何時于何人,依舊能撫平一個人憂傷的過往。我到底要釋懷:蘇軾在一千年前抑或舊海棠在現代會遇到的事,我遇到了,也屬正常。凡人嘛,在生命的河流,所有的都要往前去。

  往后遇到諸多事情,我稍微用心停留一下,都能感覺得到,我在某一本書上遭遇過。如果是歡喜之事,我一共感恩;如果是哀傷之事,那個文字里哀傷的人的全部情感,我也嘗試著去體悟過了。書中穿花點水所得,所謂"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"即是生命溫潤的去向。

  一個平凡小城的婦人,如我,終日浸泡在生存的油鹽醬醋里,當一切不再喧囂,蟲鳴寂靜的夜里,還能夠在一片平靜中擁有一份謙卑與生命對視,除卻周遭經歷,書籍無疑曾經給予過我極大的底力,足夠抵御生命的一切苦寒困頓。與書同行產生的生命溫熱,終將深入肌理,匯入我的血流,勇壯而又沉穩向前奔去。

电话直呼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:
暂无内容
還可輸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×
成年片人免费视频体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