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《長城》精選 >>佳作欣賞 >> 朱山坡:永別了,瑪尼娜
详细内容

朱山坡:永別了,瑪尼娜

微信圖片_20210511165222.jpg

微信圖片_20210511165227.jpg


朱山坡,1973年出生,廣西北流人。出版有長篇小說《懦夫傳》《馬強壯精神自傳》《風暴預警期》,小說集《十三個父親》《蛋鎮電影院》等,曾獲首屆郁達夫小說獎、第五屆林斤瀾短篇小說獎、廣西文藝創作銅鼓獎等多個獎項。



微信圖片_20210511165234.jpg
微信圖片_20210511165237.jpg




編輯推介:


“我”在援非時認識了美麗的盧旺達女孩瑪尼娜,她活潑真誠、善良單純。四年后,瑪尼娜為了追隨愛情,來到中國,卻猶如一株來自異域的鮮花,不適應土壤而逐漸枯萎。在現實和愛情的交鋒中,“我”和瑪尼娜最終的選擇不同,隨著瑪尼娜的離開,我的心也就成了一片荒野……




永別了,瑪尼娜(短篇小說)

 

朱山坡


(刊于《長城》2021年第3期)


那天下午我剛給腦病患者做完一床手術,走到醫院走廊外透透風,忙了三個多小時,休息一下。我的女助手體貼地給我遞上一杯黑咖啡。我驚訝地問:“怎么那么黑?”平時她都給我做奶白色的卡布奇諾的,但今天她似乎故意給換一種口味。助手說:“還有更黑的在等著你!

什么意思?我莫名其妙。這么多年,我只喝卡布奇諾的。

女助手遙指走廊另一頭的候醫區,面帶不易覺察的嘲諷,神秘地道:“有一個故人在等你!

女助手話音剛落,一個高大的黑影從走廊的另一頭走過來,像一頭直立行走的熊,幾乎遮擋或吸走了走廊的所有光線。我的眼前一片黑。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氣味,或者風,撲面而來。我揉了揉眼睛,黑影已經走到我的跟前,發出一陣能驚醒深度麻醉病人的笑聲,并張開粗長的雙手作擁抱狀。

“親愛的老宋!終于見到你了!”熱烈而親切,只是吐詞帶有明顯的老外腔。

一堵巨大的胸脯向我撲過來,我來不及反應,她已經將我抱緊。但我很快明白過來了,因為我熟悉這樣的擁抱,而且我曾經很享受她飽滿胸脯的猛烈撞擊。只是在我的單位,眾目睽睽之下,我很尷尬。在女助手的幫助下,好一會我才掙脫她。

瑪尼娜。是的,是她。

瑪尼娜撒嬌地推了我一把,嗔怒道:“我來中國了。你竟然不接我的電話!我只能到這里找你了!

做手術的時候我是不能接電話的,而且我的手機在女助手那里。

“是你接的電話?并告訴我老宋在這里?”瑪尼娜轉身看著女助手問。

女助手對我點了點頭。同事們看到一個女黑人站在我的面前,紛紛給我豎起大拇指。我明白他們的意思。我向他們解釋說,一個非洲朋友,援非的時候認識的,斈崮群敛灰娡,不斷地熱情地向他們招手說:“嗨!”瑪尼娜穿緊身牛仔褲,寬大、低胸白色T恤,爆炸式的黑發,戴著跟手鐲一樣大的銀耳吊環。除了牙齒,臉黑油油的像涂了一層瀝青,而豐滿得夸張的胸脯驚呆了我的同事們,簡直是座小山峰,哪怕她輕輕喘氣它們也在抖動,仿佛隨時要掙脫逃離她的身體。在非洲的時候,我們的隊友都把瑪尼娜的雙乳稱為“乞力馬扎羅”。她的身材不算肥胖,腰不粗,臉不闊,脖子細長,只是屁股因為過于飽滿而往后翹了起來。在盧旺達,她稱得上美女。

越來越多的同事從科室里涌出來,假裝從我們身邊路過,乘機打量瑪尼娜,然后深吸一口氣,沒有跟我們糾纏,給我拋下一個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后匆匆離開?斓较掳鄷r間了,我趕緊帶著瑪尼娜逃離我的醫院,把她塞進我的車,到中山路一個偏僻的小餐廳坐下來。

瑪尼娜是昨天剛到南寧的,將在廣西醫科大學學習一年中醫。四年前從非洲回來后,我將手機號碼換了,她一直聯系不上我。昨天她找了學校校友會找到了我的新手機號碼。

“你過得還好嗎?”瑪尼娜不笑的時候蠻嚴肅的,一臉正經地問我,仿佛擔心我過得不快樂,她見不得朋友郁悶的樣子。

我說:“還行。整天忙碌,既累又愉快。沒有什么!

“如果在這里過得不開心,我帶你回非洲去!爆斈崮日J真地盯著我,希望我說話還像過去那樣誠實。

我說我的工作、生活還不錯,很舒適,而且我當上了科室副主任,有科研項目,配備了助手,還帶研究生,是學科帶頭人,每年有論文在核心期刊發表,是醫院里的明星醫生,跟四年前相比,大不一樣……

“你的妻子呢,還愛你嗎?還爭吵嗎?”瑪尼娜打斷我的話,“我說的是愛情,沒有愛情你怎么活下去?”

我說,現在我的家庭很和睦,很安定團結,去年,我換了新房子,大平層,裝修全是妻子操辦的,她還特意買了全套非洲原木進口的紫檀紅木家具,女兒的玩具都是非洲的動物,我們一家三口計劃好了,明年去非洲旅游……

瑪尼娜無法掩飾她的沮喪情緒,她的臉一下子變得更黑:“還有嗎?”

“現在我很好,很開心!蔽倚Φ。


微信圖片_20210511165707.jpg


“你不要騙我,你根本不像你說的那樣開心,至少沒有在盧旺達時那樣開心。但中國實在太好了,你怎么可能因為不開心而離開?”瑪尼娜緊張的表情松弛下來,舉起一杯啤酒一飲而干,身體往椅子后狠狠一靠,用狐疑而垂憐的眼光看著我。


瑪尼娜是盧旺達一個胡圖族酋長的女兒,畢業于基加利一所醫學院。四年前,我作為援非的醫生被聯合國衛生組織安排在盧旺達工作,斈崮仁亲o士,雖然比我小五歲,但怎么看也像是我的姐姐,斈崮鹊谝淮我姷轿視r,竟然瞧不起我:中國怎么派一個乳臭未干的醫生來盧旺達?她警告我:不要被血淋淋的尸體嚇尿了!那時候,盧旺達戰火紛飛,傳染病流行,病死的人隨處可見,醫護人員根本就不夠用。我駕馭手術刀的水平很快讓瑪尼娜刮目相看。

“你的刀法比我們部落里最厲害的刀手還牛!”瑪尼娜心悅誠服說,“但是,在盧旺達,僅靠技術還不夠!

我不滿她假裝高深,故作傲慢地問她:“還需要什么?”

“愛!爆斈崮日f。

作為醫生,我心底里從來充滿了愛。如果心里沒有愛,我會主動請纓到非洲來?

我鄙視地瞧了她一眼,轉身而去。她卻一把抓住我說:“我從你的眼神里看不到愛!

我說:“我的愛能滋潤整個非洲大陸。你信不信?”

她笑了:“我信,但我說的是愛情。你心里只有愛,但沒有愛情!

我立刻要奮力反駁,卻一時無言以對。

“在中國,沒有愛情也可以活得很好;但在盧旺達,沒有愛情無法活下去!爆斈崮壤溲劭次,算是警告嗎?

我們的醫療隊無法在固定的地方安營扎寨地工作,像赤腳醫生,像流動診所,甚至像游醫一樣,經常穿過密林、河流、沼澤、荒山和部落的村子,有時還要夜行于漆黑的人跡罕至的荒野,不時陷入險境。不分晝夜,搶救病人,治療傷者,消毒防疫,累趴是經常的事情。比較艱險的地方我們年輕人主動請纓,讓老同志多休息,斈崮壬眢w健壯,特別能吃苦耐勞,做事情干脆利落,又認真細致,還虛心接受批評甚至責罵,而且過后不要求我們道歉,我們醫生都十分喜歡這樣的護士。她是本地人,一般的麻煩事她都能解決。這樣,我們更離不開她。她有語言天賦,不僅掌握英語、法語和斯瓦希里語,還跟中國醫生學會了漢語,用簡單的漢語寫護士日志。她還擅長跳舞,晚上休閑時分,圍著火堆,烤著鱸魚,她總是自告奮勇為我們表演熱情奔放的非洲舞蹈,盡情展現她的豐乳肥臀,引起一陣陣開懷大笑。我真的喜歡她的性格,純真,爽快,敢愛敢恨,洋溢著淳樸的野性。我和瑪尼娜待一起的時間最長,配合也十分密契。有一次,她聽見我在電話里跟老婆吵架,第二天我的情緒低落,工作狀態很差,在手術過程中差點釀成大錯。從此,瑪尼娜對我的態度不再像戰友、同事,而變得既害羞又親昵,對我噓寒問暖,關照得無微不至。原先一個喜歡她并追求她的法國黑人醫生亨利見狀只好放棄,轉而向我表達祝福之意?墒,亨利多疑了。我和瑪尼娜沒有發展到那種關系,而且,我和老婆爭吵的原因并非感情破裂到無可挽回的地步,只是反對我遠赴非洲,把三歲的女兒和病多體弱的倆老人扔給她。

“你是我見過的最害羞的男人!爆斈崮劝胝J真半開玩笑對我說,“但你的害羞打動了我?吹脚烁π叩哪腥顺臣,我心里不痛快。她不應該隔著千山萬水跟你吵架!

我不希望瑪尼娜干預我們夫妻之間的事情,瞪了她一眼,支使她去把醫療垃圾扔到該扔的地方。

瑪尼娜嘴里不停地叨嘮著,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“你會愛上瑪尼娜的!焙嗬且粋年紀比我還小一歲的傳染病醫生,比我高一大截,黃色的胡子比我的頭發還長,比我帥氣。

我回答他:“不會的,我和瑪尼娜只是兄弟,最多算是兄妹!

亨利老謀深算地笑道:“等著瞧吧!

我對亨利的話不以為然,直到我和她一起經歷過生死。

在那次震驚國際社會的盧旺達大屠殺中,數以千計的圖西人和胡圖人尸體被扔入河中,隨水流沖進卡蓋拉河,使烏干達爆發嚴重的疫病災情。那年夏天,我們醫療隊分批橫渡卡蓋拉河,從東岸到西岸。因為一時找不到像樣的船,我們只好求助于當地居民的小船。我和瑪尼娜最后一批過河。船上只有我和她,還有一個老船夫。船到河中間,被一具急流中的尸體撞擊了,瑪尼娜受到了驚嚇,身子本能地往后仰翻,船失去平衡,船夫措手不及,沒撐控好船,船竟然翻了個底朝天,把我們拋到河里。我的水性不好,瑪尼娜甚至比我更糟。我們在河里撲騰,本能地抓住對方,又因為不想累及對方而松手;看到對方快要沉下去了,拼命伸手去撈對方……我以為我必死無疑。說實話,那時候,因為跟妻子經常在電話里為離婚爭吵,我心情很糟糕,對生死已經漠然,那一刻,我做了殉難的準備。而唯一的遺憾是,我無法拯救近在咫尺的瑪尼娜。我看著她沉沒,然后我也沉入了河底……


微信圖片_20210511165244.jpg


當我睜開眼睛,看到瑪尼娜坐在我的床前,我以為是做了一場夢。

“老宋,我們去了一趟天國又回來了!爆斈崮认矘O而泣,抱著我說。

我們被老船夫和當地人合力救了起來。后來瑪尼娜告訴我她當時為什么受到了驚嚇:“那具尸體的臉像極了我父親,他突然張開眼睛看著我……”

在去年的大屠殺中,她的父親和族人共一百多人在與圖西族的沖突中殉難。

死里逃生后,我和瑪尼娜的關系迅速升溫。她跟我講述胡圖人和圖西人互相之間的仇恨,以及她所在部落的往事。她的父親是英雄,曾經帶領族人躲過一次又一次的災難,但終沒有逃過種族屠殺。有時候,她說到傷心處時,抱著我號啕大哭。在工作和生活中,除了睡覺,我們幾乎形影不離。同事們都看得出來,經常善意地拿我們開涮。亨利對我更是一副“幸災樂禍”的樣子。我無所謂。因為我和瑪尼娜只是保持著兄妹一般的情誼,甚至比兄妹更親昵,但從沒有越過雷池半步。她經常撒嬌似的趴到我的背上,說是鍛煉我瘦小薄弱的身體,增加抗壓能力。我多少次被她壓垮,直到后來我能背著她健步如飛。有一次,在卡永扎,那個像中國一個小集鎮差不多大的“城市”,我背著瑪尼娜穿過那條雜亂喧囂的主街道,引起當地人的熱烈歡呼、尖叫,幾乎是列隊圍觀我們通過,斈崮认窆饕粯酉硎苁忻駛兊难瞿,隊長表揚我為中國醫生贏得了盧旺達群眾的好感。我只是覺得我比以前強壯有力多了。

瑪尼娜保護過我。也是在卡永扎,醫療隊遵命在此駐扎一個星期,給當地居民醫療援助。有一天晚上,我約瑪尼娜去看電影。電影院很小,設施破舊,尤其是椅子,差不多全是斷手斷腳的。這是我到非洲一年多來第一次看電影,是一部法國新電影。電影開始后,觀眾才陸續進來,越來越多,把電影院擠滿了,亂哄哄的,煙臭汗臭很快把我和瑪尼娜嗆得直咳。電影過了一半的時候,前面觀眾席上突然響起一聲槍響。原來是一個黑人站起來對著前排的一個黑人的頭開了一槍,然后舉槍嗷嗷大叫,隨時可能對著誰再開第二槍。還有人點燃了火把扔到觀眾中間。電影院馬上亂成一鍋粥,觀眾哭喊著奪路而逃;璋档墓獠蛔阋宰屓吮鎰e方向。我往外跑的時候被人推倒在地,一陣亂腳踐踏過我的身體,我喘不過氣,更無法爬起來,頭腦里一片空白,斈崮认褚活^發怒的河馬一樣兇悍,回頭用身體撞開試圖踐踏我的人,并用身體拼命擋住慌亂的人群,讓我有足夠的時間站起來,然后將我一把扔到她的背上,用身體撞開一條通道,帶我逃出了正在冒煙的電影院。

盡管瑪尼娜多次找機會大膽地向我表達感情,甚至主動地試圖越過正常關系,但都被我拒絕了。最后一次她要跟我接吻,我粗魯地推開了她。我告訴她,我不是不喜歡她,也不是怕她纏上我,而是我不能背叛我的妻子。為此,瑪尼娜很失落,也很生氣,有一段時間,她跟我賭氣,調到另一個分隊去,但很快便申請調了回來。然而,我們勸她不要回來,因為我們這次是到圖西人的地盤開展醫療救助,斈崮泉q豫了一會,還是決定跟我們走。我們都以為瑪尼娜對仇敵圖西人恨之入骨,工作中會有抵觸情緒,甚至有過激行為。但接下來的一個多月里,她像往常一樣兢兢業業,一絲不茍,令我們暗中不斷贊嘆。尤其是在一次搶救一個病得奄奄一息的圖西族男孩時,她自始至終守在病床前,給小男孩喂藥,給他擦拭身子,照顧得無微不至。那男孩子康復后,無意中看到瑪尼娜臂膀上胡圖人的標志,突然抄起一塊磚頭對瑪尼娜狠狠地砸過去,正好砸在有胡圖人標志的臂膀上,斈崮榷汩W不及,發出一聲慘叫。我和亨利好不容易才將男孩制服。我以為瑪尼娜會生氣,但她只是躲在墻角抽泣了一會,擦干淚水重新回到崗位。

我問瑪尼娜為什么不生氣。

“現在我心里只有愛,沒有恨!彼苷J真地對我說,“因為心里有你,再也裝不下其他任何東西了!

我心里默默地贊美瑪尼娜:“好妹子!”

四年前的分別讓我難忘,更讓人悲傷。在阿卡尼亞魯河的一個不知名的小鎮上,醫療隊的伙伴們給我舉辦一個送別晚會。我到點了,要回國了,第二天便要離開。就幾個人,在一間小院子里,一棵古老的橄欖樹下,圍在一起,泡咖啡。月色朦朧,燈火幽暗,遠處傳來鳥獸的叫喊,大地安靜而寂寥。前幾天,亨利在一次翻車事故中受了重傷,被送回法國,大家士氣低落。隊里的同事們也想家了,氣氛有點傷感,也有點冷清。只有剛來報到替換亨利的比利時醫生彼得彈奏他的吉他,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唱一首歌,但瑪尼娜可以例外,斈崮扔幸桓焙酶韬,父親遇難后她再也不唱歌。那天晚上,瑪尼娜一直坐在我的身邊,出奇地安靜,無論大伙怎么鼓動她,她也不肯跳舞。結果,大伙也唱不下去,只有默默地喝著咖啡。想不到快要散去的時候,瑪尼娜突然站起來說要讀一首歌詞,是她自己作的詞:《我愛的人將要離開盧旺達》。實際上,這是一首感傷的詩:

 

你來的時候

盧旺達的原野開滿了紫菊、海棠

我帶你去見識森林里的蕉鵑、艷鷓鴣

我喜歡你喝醉了香蕉酒倒在我的懷里

我愿意跟隨你舉著火把穿過沼澤

我愿意和你永睡安靜的卡蓋拉河底

可是,我的美貌留不住你

我的舞蹈留不住你

連我的靈魂也留不住你

……

 

彼得吉他伴奏,瑪尼娜讀完時,在座的人都淚流滿面。我肯定,那是我聽過的最純情最打動人的歌詞,斈崮日f將來她要譜曲,讓整個盧旺達都傳唱。朗誦結束,天邊的繁星紛紛墜落,夜空一片漆黑。在黑暗里,我和大伙一一互道珍重,斈崮茸詈笠粋跟我擁抱。她將淚臉緊緊地貼在我的面頰,滾燙的嘴唇吸住我的嘴,我推開了她,斈崮日f:“從明天開始,我們再也不會相見了。永別了!”我說:“是的,永別了!蔽一氐椒块g躺下,回想起這兩年的經歷,百感交集,心里有許多對此地的不舍。世界很安靜。遠處有鳥獸叫喚。我的睡意幾無。夜半聞門外有人輕輕地徘徊。我知道是誰。她一直在糾結。良久,她還是輕輕地敲了幾下我的門。我強忍不起。又過了一會,她敲了敲窗戶。這次我裝作睡著了,發出均勻的呼嚕聲,斈崮容p輕地嘆息一聲,默默離開了。

第二天,我趁他們還沒有起床便匆匆乘車離開。但在路口處,瑪尼娜早已經等候在那里,滿臉淚痕和疲憊。我以為她會追上來,但她只是默默地向我揮了揮手,然后消失在轉角處。

永別了,瑪尼娜。

……

全文請閱讀《長城》2021年第3期




电话直呼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:
暂无内容
還可輸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成年片人免费视频体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