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 文壇消息 >>最新推薦 >> 這位石家莊保安其實是作家
详细内容

這位石家莊保安其實是作家

时间:2021-04-14     作者:王慧麗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河北青年報

在石家莊一家醫院門口,有一位60多歲的老人?创┐,他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保安。如果有人告訴你,這位保安其實是位作家,他已經寫下了一百萬字的文學作品,出版了六本散文集、詩文集和小說,還獲得過“孫犁文學獎”,你一定會感到驚訝,“這個人,真了不起!”

他就是劉春美。


1000 (1).jpg

△劉春美


他今年60多歲了,這一輩子做的大多是倉庫管理員、保安的工作,但同時他還是中國散文學會會員、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、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、河北省散文學會會員。很多大學中文系的學生都找他來交流寫作,他的作品還在大學課堂上被當過范文推薦。


寫的都是身邊的老百姓、普通人



無論自己的崗位如何變化,這些年來,劉春美始終對文學寫作都很有信心。他筆下描寫的,一般是自己身邊的人,親人、同事、老師……


他寫自己的搭檔張師傅,寫回收公司的女人們,寫形形色色的司機,寫理發師,寫送涂料的……


他的《那位自由的泥瓦匠》榮獲2014年第二屆孫犁散文大賽優秀獎,里面寫道:



那晚,給我做裝修的泥瓦匠給衛生間做防水處理,也就是往地面涂柏油。別的工人都下班了,他還在犄角旮旯一刷子一刷子地忙著,直到7點多鐘才忙完。我有些過意不去,就邀他吃晚飯。


街口有兩個館子,一個是中餐,一個是西式快餐。我說:“張師傅,你選一個吧,選哪個都行!彼t疑片刻,指著那金黃色的招牌,小聲問:“這個,行嗎?”我說:“看你說的,有啥不行的?”


他顯然是第一次吃,進了店,默默找張椅子一坐,就怯生生地看人家的墻。我買了食物端回來,他還在看墻,且很入神,然后欽佩地說:“這個墻磚貼得也很好,七分面,三分縫,縫勾得真不錯!?


他寫自己得了阿爾茨海默癥的大姨,給了壓歲錢轉頭卻又忘了。


他寫自己的奶娘,“娘收養我時正年輕,那時她剛死過一個不出滿月的孩子。記得奶娘的父親去世后,她披麻戴孝,仍然抱著我給前來吊唁的鄉親們磕頭。有人提醒她,把孩子交給別人看一下吧,她說:‘俺不愿意讓咱小美哭!彩潜е覅⒓油炅顺鰵。記得娘的丈夫也故去了,曾有人說是被我‘克’死的,也有人勸娘:‘把孩子送走吧,不然還會招來災禍!’每當這時,娘就把我緊緊地摟在懷里說:‘這怎么可能呢?孩子有什么罪?’為了我,年輕的娘再也沒有改嫁!


他目前已出版散文集《自己的聲音》《沒有留下姓名的母親》《夢里開花的青草》《草葉集》,詩文選《青草集》,小說《生存》。


1000 (1).png

家中藏書豐富 十幾歲時就開始寫詩



說起自己的文學啟蒙,還要源于他的青少年時期。


父親在一所學校做行政工作,家中藏書不少。


十幾歲的時候,他就開始嘗試著寫一些詩歌。報紙上發表了之后,他寫作的動力就更大了。寫得多了,這個愛詩的少年就把自己的詩歌裝訂成小冊子了,“看著就像書一樣,拿在手里感覺挺美的!


而且劉春美喜歡跟做編輯、記者的人交朋友,寫了文章,無論能不能發表,都愿意讓他們看看。對文學寫作的興趣日漸濃厚,就寫起來了,后來,文學就成了他的一種信念。


不善言辭的劉春美,一直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,自得其樂。


后來,中學畢業后,他就直接參加工作了。


1000.png


別人擔心他沒了工作,他卻付之一笑



20世紀90年代末,劉春美所在的單位效益不太好,很多人都不得不重新找工作。


2001年,劉春美在一位老同學的幫助下,很快在石家莊一所大學找到了一份看管學生公寓的活兒。不久,他的一篇文章在校報上發表了。沒想到在這張校報上發表了文章還有稿費,這下,他投稿有了積極性,發表的頻率也高了。再加上他之前已經在多家報刊上發表文章,手里也有稿費的收入。當老同學們聚在一起聊天時都替他發愁,說:“春美這么年輕就沒工作了,以后可怎么辦呀!”但他卻信心十足,輕松地回答:“沒事兒,這不是很好嘛!”


1000.jpg

△劉春美在大學圖書館


不久,經人介紹,劉春美來到了另一所大學的圖書館工作。


在劉春美看來,能到圖書館工作是一件因禍得福的事。一來能看書,二來可以體驗生活,還能寫成文字換取稿費,這不是一舉多得的事嘛!雖然自己只是一名臨時工。



20世紀80年代上文學講習班給自己“充電”



當然,讓他難以忘懷的,還有自己年輕時的一段追夢歲月。


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,石家莊市文學講習班開課,得知消息后,劉春美報名參加了。


上課時間是每周一三五的晚上。熱愛文學的青年們聚在一起,跟老師一起學習探討!澳菚睦蠋熤v得特別認真,我們學的都是中文系的課程,感覺真是受教了!


當時在石家莊市文學講習班里,不論是年齡,還是學歷,劉春美都屬于“小字輩”,很多人在事業上已嶄露頭角,而他只是個不愛說話的“悶葫蘆”。雖然工作和工資也不如其他同學,但是他對文學創作出奇地迷戀。


1982年報紙上發表了劉春美的散文《我愛蒲公英》,那是他發表的第一篇散文。在文章的最后一段,他深情地寫道:“……每當踏青歸來,我手中舉著一朵蒲公英,我思索著人生。尤其是當我路過我的老師窗下的時候,一位白發滿頭的老人,在金菊般的燈光下,寫教案、批改作業!


文中提到的這位老人,就是河北師范大學原副校長、著名文藝評論家劉紹本老師。兩人結緣于文學講習班,四十多載劉紹本一直鼓勵劉春美進行創作,并欣然為他的《沒有留下姓名的母親》《夢里開花的青草》等作品作序。


說起寫序,這里面還有一段小插曲。


有朋友告訴劉春美說:“請名人寫序,這得收錢!彼痪浠亓诉^去:“沒有聽說過寫序言還收錢的事兒!庇质且欢螘r間過去了,劉春美見到劉紹本老師,便試探性地提出:“我給你點錢吧,寫序言挺費工夫!眲⒗蠋熉犕暌汇,用責備的口氣問:“你把老師看成什么人啦!” 那一刻,他不敢看老師的眼睛,沒敢再言語,但覺得心里很溫暖,這份情誼比海深,這是用金錢換不來的師生情。


在基層工作多年,寫的是最接地氣的生活



進入大學圖書館工作之前,劉春美的工作是倉庫管理員。當時是正式職工,大家工資一樣多,和普通職工沒啥區別。


這么多年來,工作換了又換,大多都是看倉庫、看大門的工作。但是劉春美的妻子對丈夫的選擇一直是支持的態度,“春美不吸煙不喝酒,就喜歡寫點文章,出出書。他喜歡干什么就干什么吧,愿意看大門那就看大門!


在大學圖書館工作了13年之后,劉春美差不多到了退休的年紀。閑不下來的他又接著找了一份保安的活兒,“這樣挺好,還可以體驗生活。要不當年我一直在原來的老單位待著,也寫不出這么多文章來!


而且,他還將自己在保安崗位上的工作經歷寫成了一部自傳體小說《生存》,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。


在保安的崗位上,要接觸形形色色的人,司機、清潔工、農民工、收廢品的……這些都是劉春美平時要打交道的對象!八麄児ぷ骱苄量,但又都肯奮斗,求上進,每個時代都不能缺少這些行業!眲⒋好朗巧钪械挠行娜,平時發生點什么事,他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。他又是個熱心人,遇到誰有個事,總想幫幫別人。等靜下心來想寫作時,這些人的形象一下出現在眼前,“找都不用找”。他的獲獎作品,寫的都是臨時工的生活現狀,是來源于最接地氣的生活。


長春、威縣、北京、宣化、保定、滿城、石家莊,這一生,輾轉于多地,在劉春美的作品里,卻始終有一種淡泊與安然。


“既來之,則安之”“既安之,則美之”……他的作品中,幾乎找不到漂泊、離散的字眼,取而代之的是扎根大地、安靜生長。


他在《洋河之月》中寫道,“我有生以來,曾在伊通河畔的長春市,整宿地欣賞那汽車名城的月;曾躺在故鄉的庭院里,眺望冀南平原沃野的月;曾到北京頤和園,觀過昆明湖上的月,但這些都不及洋河之濱的月更明、更亮、更美、更充滿勃勃生機……”


也許在他的心里,始終藏著一片皎潔的月光。也許在做保安的那些漫漫長夜里,心里的月光與窗外的月色,才恰如其分地相逢。

电话直呼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:
暂无内容
還可輸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成年片人免费视频体位